主页 > 名家论道 > 《道德经讲义》 > >《道德经讲义》天道章第七十七
《道德经讲义》

《道德经讲义》天道章第七十七

时间:2019-03-11 20:44供稿单位:孔学会打印字号:

恭闻天地之间,莫不有余,莫不不足,能便有余者,不余。不足者不终於不足,则人之功能也。任其有余而不知损,听其不足而不知益,甚至损不足面奉有余。人道之所以不平也。故此章先以张弓明天道之平,终以圣人能肖天地之平,使人知非至平,不可以言道,非至平,不可以修道也。

? 此章经意因世人之心多不平,故以天道圣人示之。

?

天之道其犹张弓乎。

? 道贵乎平,平莫平於张弓。或过高,不可以张弓,或过下,不可以张弓。天之因物付物,称量为施,栽培倾覆。因物为用,无此足而彼歉,无或厚而或薄,其犹张弓之不可高,不可下。故曰天之道其犹张弓乎。

?

高者抑之。下者举之。

? 此即明张弓之义,以喻天道之义。张弓者,有时而或高,高不可不抑,将前拳往下落,是为高者抑之,有时而或下,下不可不举,将前拳往上起,是为下者举之。

?

有余者损之不足者与之。

? 高为有余,有余则不可以命中,损有余乃能与的相对,而不过於高。下为不足,不足亦不可以命中,与不足乃能与的相当,而不过於下。张弓之道即天之道,天之道其犹张弓之道,即是即小见大之义也。

?

天之道。损有馀而补不足。

? 有余是不平也,不足亦是不平也。任其有余而不损,则有余者愈见余。举凡过乎阳,过乎阴,过乎寒,过乎燠,一极备者,皆有余也。听其不足而不补,则不足者愈显其不足。举凡阳不应时,阴不顺令,雨不能润,晹(太阳升起)不能

暴,一极无者,皆不足也。必损有余,不便有余者太过,补不足,不使不足者不及,乃能得其平也,此为犬之道也。

?

人之道则不然。损不足以奉有馀。

? 天以无私故无往不欲得其平,人心多私故无往而能得其平。天道之损有余,正以补不足,人之道却与天道相反,凡不足者,以为可以任我之所欺,反欲损之;有余者,则曲意随顺,锦上添花,奉之唯恐不诚。损不足以奉有馀,人道之不平,皆人心之私为之也。若肯法天道之平,则必知损之宜损者何如,补之宜补者何如,焉有损不足。奉有馀乎。

?

孰能以有余奉天卞。唯有道者。是以圣人为而不恃。功成而不处。不欲见贤。

? 一身之外,凡无关于身者,皆有余也,有余者,亦何必吝於己,不以公诸人乎?奉天下亦孰不能,而孰能。惟有道者,识透天下之身皆我之一身,则有余者,何不可奉天下乎?

? 是以圣人能知之,圣人能行之,凡有为也,皆我性分中事,凡有功於人者,即是尽己之事,故曰为而不恃也。

? 功之成也,必自处其功,则视功为己私,不知以我之有余,补天下之不足,即天地生物成物,天地何尝居功?成功而不处,圣人之功所以大也。

? 凡以智先人以能自炫者,皆欲见贤也。欲见贤,则其贤必小,欲见贤,则其贤必浅。亦思贤之在我,蕴於屮应於事,为我终身之宝。奚(为什么)用自见乎?不欲见贤,则贤为不可测之贤,贤为用之不穷之贤。故曰不欲见贤。

? 此章之意,观圣人之不恃,不处,不见,皆是损有余之意也,为之至于成功,皆是补不足之意也,所以克肖乎天道之损有余而补不足,得其平也。亦犹天道,犹张弓,高者能抑,下者能举,无往而不平也。天之道即圣人之道,圣人之道即天之道,修道者,其知之乎?

上一篇:《道德经讲义》柔弱章第七十六
下一篇:《道德经讲义》水德章第七十八